在世界屋脊放下愛(第六話&#65

by suu4leaf

在世界屋脊放下愛
2007.09.15 – 2007.09.26
(第六話)

西藏自治區位於中國的西南邊疆,青藏高原的西南部,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被稱為「世界屋脊」。


LOMO LC-A/ Fujichrome Provia 100F/ e to c


第六話 悲傷的源頭

今天一早回了港大做一個關於我的書的訪問,其間談到付出和收獲。我想付出是很難不問收獲的,就拿參與舍堂的球隊來說,純綷對體育運動的熱愛是不足以支撐三年艱苦的球隊練習的,即使打一開始只是因為喜歡而加入,久而久之便會需要有其他的目的去令自己留下,例如隊友的認同,或者舍際比賽上的優勝等等。因此付出往往包含了對某種結果的期望,我們總是希望我們付出了,便會得到期望中的回報。這未必是一個合理的想法,但就是一個很自然的情感。舍堂文化毫無疑問是一個極力鼓勵學生付出,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的文化。但現實中,付出跟收獲往往不成正比,因此我們也會如此自圓其說自我安慰:應着重過程而不是成果。

當年我們也曾試過因為付出了三年艱苦練習,結果卻未能在畢業前為何東取得舍際女子壘球的旗而全面崩潰。悲傷來自付出了卻得不到期望中那收獲的失望。失望透頂。傷痛得令人無法再次相信付出,期待回報。傷痛得忘記了其實我們在付出的過程中,已經得到了很多。

我發現悲傷總是源自失望。因為付出了,期望中的回報卻沒有出現。即使是文學中所崇拜的悲傷美學,那些所謂的Unrequited Love:Dante,Goethe的Werther,Anderson的Little Mermaid,Tennyson的Lady of Shalot……那些所謂的淒美,為愛而落下的悲傷的淚,那些所謂的最偉大美麗的悲傷都是因為愛得不到回應的失望。所以佛教提倡無欲無求以脫離痛苦。但是無欲無求的還算是人生嗎。佛教不相信此生,但我仍然想相信此生的過程,想相信付出和收獲,想為悲傷而美麗的東西動容,所以我想我一定是一點慧根也沒有的凡人。


2007.09.20
第六天:那曲-當雄-納木措-拉薩

在那曲的一晚跟沱沱河相比雖然已是極盡舒適,但半夜依然鬧頭痛,半夢半醒的睡到天亮。團友們大部份也睡不好,依然有點精神渙散之感。不過來到旅途的中央的第六天,我們的青藏公路之旅已踏上了第五天,也是最後一天的旅程。今天傍晚,我們便會到達西藏的中心-拉薩。竟然有一種旅程要完結了而不是終於到達目的地的感覺。進入拉薩的過程就是目的本身。這大概是以火車和飛機入藏所不能感受的。

離開了那曲後再走164公里便到達當雄。當雄處西藏中部,屬岡底斯山脈念青唐古拉山地帶。那是我們午饍的地方,但反正我甚麼都吃不下,對這地方的記憶也不深刻。

不過在那之後我就要打起精神來了。因為飯後我們就要到納木措去,這個我自旅程未開始便一直期望着的地方。


納木措中少女之淚

 
 
  

來到納木措的入口,每人收到一個垃圾袋,雖然大伙都是文明人不會在景點留下垃圾,但都樂於留下在車上用。以為像青海湖那樣,不遠處便會到湖邊,誰知旅遊巴一直沿着山路上,不知拐了多少個彎,才終於在山谷中看到一片藍。原來納木措是一個藏在高山中的湖,頓時顯得更加神聖。

纳木措,藏語意為「天湖」,湖面海拔4718米,從湖東岸到西岸全長70多公里,由南岸到北岸寛30多公里,總面積為1900多平方公里,是我國的第二大鹹水湖,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鹹水湖,最深處约33米以上。纳木措湖水靠念青唐古拉山的冰雪融化後補给,沿湖有不少大小溪流注入,湖水清澈透明,湖面呈天藍色。在公元十二世纪末,藏傳佛教達隆嘎舉派創始人人達隆塘巴扎西貝等高僧,曾到湖上修習密宗要法,並認為是勝樂金剛的道場,始創羊年環繞纳木靈湖之舉。信徒傳說,每到羊年,諸佛、菩薩、護法神集會在纳木湖設壇大興法會,如人此時前往朝拜,轉湖念經一次,勝過平時朝禮轉湖念經十二次,其福無量。所以每到羊年僧俗信徒不惜長途跋涉,前往轉湖一次。這一活動,每到藏曆羊年的四月十五達到高潮,届時僧俗去集,先後歷時數月。

念青唐古拉藏語意為「靈應草原之神」。在西藏古老的神話和傳說裡,念青唐古拉山和納木措不僅是西藏最引人注目的神山聖湖,而且是生死相依的情人和夫婦。另有一說納木措那深藍的湖水是天上來的眼淚。似乎古今中外,所有漂亮的東西,都必定和美麗少女悲傷的淚有關。也因此,早在出發之前,我就一直期待看到這個美麗得讓人心痛的存在,甚至比擁有世界遺產布達拉宮的拉薩更甚。

下了車還要走一段路才到達岸邊,一路上一直實施正壓呼吸法。離遠看到湖邊聚集着很多遊人,主要是內地人。要區分香港人和內地人很容易,香港人是不會付錢跟動物拍照的孤寒種,而內地人倒是很樂意花這種錢,還要大叫大嚷,生怕沒有人知道他們付了錢做這件事,而且又會很好意思的叫正在靜心欣賞風景的遊人讓路,然後擺出各種慘不忍睹姿勢拍照,對周遭想看風景的人一屑不顧的,這就是內地人了。

說回風景,面前一大片藍色湖面,湖水微微蕩漾閃閃生輝,水平線左上方是一列雪山,也就是念青唐古拉。天很藍,湖水更藍。然而走近一看,那藍中又有綠和黃各種顏色,水中有魚有信徒放置的瑪尼堆,有人的倒影。領隊叫我摸摸湖水,我無力蹲下,只讓聖湖的水沖洗了我那積滿泥塵的Dr Martens,實在有點失敬。或者我應該讓自己整個人掉下去,那我整個人便會得以洗淨,那我便能達到此行入藏的目的。只是湖水那麼冷,那種浪漫的事情只要想像就可以了。我嘗試想像納木措的淚在湖底是一顆顆明亮的珍珠,美麗少女悲傷的淚。誰來到這兒後會為了這個悲傷的少女落淚,然後淚掉到湖裡,又變成一顆珍珠。我蹲下來,拿起一塊鵝卵石,放在其中一個瑪尼堆上,許了一個願。或者那湖裡的仙女會聽得見。

原本是想把一些東西丟到湖中,讓之永遠沉在湖底,但因為高山反應的影響,我根本沒有做這種事情的力量。於是納木措離我們遠去了,而在心中的依然留在心中的湖底。


公路的盡頭

 

這之後一路上都很難受。自從早上換了旅遊巴後,座位的空間變小,令這程路更加痛苦,體力精神一下子完全消失,之後都沒有下過車,又是一輪空白,直至終於到達拉薩。於是,經過這五天的折騰,我們終於來到了青藏公路的終點站了。



今天的路程:那曲-拉薩(青藏公路之終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