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屋脊放下愛(第五話&#65

by suu4leaf

 在世界屋脊放下愛
2007.09.15 – 2007.09.26
(第五話)

西藏自治區位於中國的西南邊疆,青藏高原的西南部,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被稱為「世界屋脊」。


LOMO LC-A/ Fujicolor Superia 100


第五話 充實中的空白

我總是想盡辦法令自己的生活充實一點。或者我是一個很吝嗇的人,不能忍受時間沒有意義的溜走。中七時教通識的老師這樣說:「懶不是罪。」大概自己講完也覺不對路,第二天向我們道歉並糾正說:「不做事不是罪,懶可是罪來的。」生怕錯誤引導了我們,下學期Mock Exam全班捧蛋時要她孭飛。但對於坐着不做事看着時間溜走,我還是會感到不安。我不太懂得閒的意思,即使做着一般人覺得是休閒活動的東西,如看書看電影,我都是抱着一種「令時間變得充實」而不是休閒的心情去做。這樣其實也頗累人。

說到去旅行,我一方面很想做到那種很隨心所欲的旅行,另一方面卻總是拿着一本厚厚的旅遊書(最愛的DK Eyewitness系列),很執着的要逐個景點完成,很有點玩Orienteering要做齊所有tasks的感覺,其實一點也不比走馬看花的旅行團輕鬆。亦因為只能用最平民的方式移動(即是用腳行或者乘平價巴士地鐵之類),有時為了趕景點甚至會把自己累個半死,反而沒有了享受的心情。就像拿着數碼相機去旅行,見到甚麼都要拍下,生怕把任何一樣東西遺漏,反而忘記把看過的美好風光留在心裡。其實這樣的充實,跟空白又有甚麼分別呢。充實也好空白也好,只要享受的話,其實不用那麼刻意經營。

至於今次的青藏公路之旅,因為是旅行團而且是公路團,沒有選擇的只能在車上閒着 ,正好讓我學習享受旅行的閒。而高山反應所導致的空白,也許會是一個難得的充實中的空白經驗吧。


2007.09.19
第五天:沱沱河-唐古拉山口-那曲

經過這一晚,沱沱河已成為了痛苦的代名詞。

早上六時,天仍未光(當時高山反應令頭腦遲鈍了十倍以上,沒想到為何六時仍未天光,及後在拉薩,頭腦回復正常,跟團友談起,起初以為是高原的關係,誰知原來在制度上,全中國都是一個時區,但以地理位置上說,西藏的時間是屬於尼泊爾那個時區的時間,比北京慢兩小時;所以說是六時其實只等於四時,四時當然還未天亮)領隊便已逐戶敲門Morning Call(為免在睡夢中缺氧生意外,所有人只半掩門睡,在這種非常時刻生命安全當然比財物重要)。窗外漆黑一片,而電力供應又未恢復,生平第一次要摸黑刷牙洗臉,情況比昨晚還糟。胡亂把所有要丟棄的東西擱在一邊,其他東西全數塞入背囊,實行熬到那曲的旅館才算。同房堅持要我在出發前去一趟洗手間,昨晚已經見識過那洗手間(還差點死在裡面)的我不太情願的跟着,才走到洗手間門口,一陣濃烈香味迎面撲來,連薄荷味的Tempo紙巾也無法招架,立刻轉頭衝了出去彎腰就想吐,把領隊嚇了一跳,以為是高山反應,我說只是那洗手間太驚人了,他就說唱山歌吧(野外解決的代名詞)。

吃早飯時,發現幾乎所有人都沒睡好,主要是頭痛,有的還會心跳和呼吸困難。相比起來,睡了幾小時才開始頭痛的我算是很好了。昨天仍很精神的今天也不行了,東西嚥不下肚,大家只想快點離開這鬼地方。導遊小姐很擔心,四處張羅慰問,師傅無法改變崎嶇不平的路況,但盡可能也想盡早把我們送到海拔稍為低一點的那曲休息。雖然辛苦,但暫時都未有人要被送院或離隊(曾聽說過西藏團有人中途離隊是家常便飯),情況還算可以。


唐古拉山上的牦牛

這趟旅程真正的最高點是離沱沱河不遠的唐古拉山口,海沷5231米,是青、藏兩省區天然分界線,也是青藏線109國道的最高點。唐古拉山頂终年積雪不化,數十條遠古冰川縱横奔瀉。即是說,要拍到此一遊照,這個唐古拉山口,刻着海拔5231米的石碑是絕不能錯過的。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真的下了車的人不知有幾個……

唐古拉山藏語意為「高原上的山」,又稱當拉山或當拉嶺,是長江和怒江的分水嶺。它與喀拉崑崙山脈相連,在蒙語中意為「雄鹰飛不過去的高山」。唐古拉山山體寛150公里以上,主峰格拉丹冬是長江正源沱沱河的發源地。傳說當年成吉思汗率領大軍欲取道青藏高原進入南亞次大陸,卻被唐古拉山擋住去路。惡劣的氣候和高寒缺氧,致使大批人馬死亡。所向披靡的成吉思汗,只能望山輕嘆,敗退而歸。

路上遇見放牧中的牦牛,師傅把旅遊巴停下讓人下車拍照。我原本不想動,卻被同房趕了下車透透氣,才勉為其難的慢慢踱步去看牦牛肉乾的原材料。難得有些團友還有力氣玩牛,我指給同房看,她卻說她只是在拍雪山,都沒拍過一隻牦牛。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們拿出各自拍的照片分享,可能都看不出是在同一個旅程拍的。

中午在一個叫安多的小鎮午饍,只吃了兩口。車尾情況着實不佳,午飯後跟團友調了位,混混沌沌的在車裡待了一天,菲林記憶卡容量消耗是零,我對這段路的記憶亦然。


在那曲的離別

那曲藏語意為「黑河」,位於西藏北部,唐古拉山和念青唐古拉山之間,海拔4600米。雖然仍然在海拔4000米以上,見到一個繁榮的城市,酒店出乎意料的理想(基本上在沱沱河住過一晚,以後遇到甚麼都會覺得好),頓覺重回人間。原本發現房間在一樓,要拿着行李跑樓梯,極度心灰意冷,然而遇上服務生,立刻就把東西都捧了進房,豪邁的一聲:「沒事!」還不要小費。安全起建,領隊帶了兩位團友去看醫生,回來又是一堆傳奇故事-結論是人在內地,絕對要讓自己身體健康……

來到那曲,導遊小姐和師傅要跟我們道別了,之後的旅程將由西藏的導遊和師傅帶領(又一條哈達了)。導遊小姐和師傅一路上對大家非常照顧,每天給我們送瓶裝水,又買了可樂讓餐館給我們做熱可樂保暖。我不知道內地導遊師傅的一般水準,但大家都對他們讚不絕口,離別依依。可喜的是回到西寧的時候,就可以精神抖擻的再會了。

 


今天的路程:沱沱河-那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