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屋脊放下愛(第四話&#65

by suu4leaf

在世界屋脊放下愛
2007.09.15 – 2007.09.26
(第四話)

西藏自治區位於中國的西南邊疆,青藏高原的西南部,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被稱為「世界屋脊」。


LOMO LC-A/ Fujichrome Sensia 100/ e to c


第四話 所謂意志

就像沒有面對過挑戰的德行不能叫德行一樣,沒有經歷過考驗的意志不能叫意志。這是那年我過完Hall O後得出的結論。

小時候莫明奇妙的總是自覺是一個好孩子。沒有負過甚麼責任也會覺得自己很有責任感;沒有主動幫助過甚麼人也會覺得自己很有愛心;沒有堅持過甚麼原則也會覺得自己很正義勇敢。我以為人只要不當一個壞人便是好人,但其實只是一塊會遵守校規會認真讀書的木頭。為此我不太喜歡我大學以前的生命,總覺得那不是我,因為那個我不會思考,而活在一個個幻象和謊言裡。

連續十天吃不好睡不多,身為女生卻無法好好梳洗,沒有行動自由,沒有時間自由,沒有選擇同伴的自由,不得跟外界聯絡,不得違抗遊戲規則,除了繼續和放棄之外沒有選擇。在這樣的情況下,你還可以像平日一樣笑臉迎人,盡力做好每一個任務,同伴有困難時伸出援手,同伴拖累自己時勉勵對方信任對方,不僅為了自己,甚至是為了同伴,都不輕易放棄,堅持到最後嗎?很多人不明白為甚麼Hall O要人受這種苦。這種艱苦的環境沒錯是刻意營造的非現實的,但如果不是前所未見超越想像,我們又如何得知自己的底蘊?只有在極端的環境,我們才能看清自己。對我來說,那苦絕不是沒有意義的,它使我發現自己的底線,然後思考那條底線要如何重新放置。

Hall O的意義在於對新人意志力和團體精神的考驗。那大概是我人生中第一個這樣的考驗。我在那個考驗的成績未必會比我一直以來的學業成績好,但我相信那一定是這麼多測驗考試中,意義最重大的考驗。

很多人認為去西藏太辛苦太危險;但對我而言,這次的入藏之旅,除了是一個自我放逐,也是一個讓我重新考驗自己的意志力的好機會。希望每一次的考驗都能令我成長一點。


2007.09.18
第四天:格爾木-崑崙山口-崑崙山玉珠峰-可可西里自然保護區-沱沱河

今天晚上將住宿在沱沱河,因為當地環境條件所限,每人只能帶輕便的行李過夜,於是早上起來同房和我又是一番折騰,才出發吃早飯。旅程到現時為止,團友們依然精神飽滿,對傳說中的地獄不以為意。而一踏上公路,四周又換了另一番風光,兩邊盡是氣勢磅礡的群山和河川,不遠方還可瞥見雪山,令雪山癡的同房興奮不已。


崑崙山遇崑崙劍

   
   

武俠小說中的崑崙山在中華民族文化史上有「萬山之祖」的顯赫地位,是明末道教混元派(崑崙派)道場所在地。 崑崙山西起帕米爾高原,山脈全長2500公里,平均海拔5500-6000米,寬130-200公里,西窄東寬總面積達50多萬平方公里。 「南望崑崙,其光熊熊,其氣魄魄」,這是《山海經》對這座神山的整體概括。雖然上面有眾多的神人、神樹、神獸等神物,但除了能射日的后羿,一般人類是上不去的。現實地理中的崑崙山地處西部,浩浩蕩蕩,茫茫綿延,神話中的崑崙山卻處於大地的中心,是天帝在地上的都城,因此具有不同凡響的神聖構造和氣勢風貌, 自古以來就是中華民族精神的象徵。

武俠小說中的崑崙山就在自己身旁的感覺很奇怪。話雖如此,其實我可是從沒有看過武俠小說,所以不知道所謂崑崙派是怎樣的一個門派。但站在崑崙橋上,發現自己被深褐色的巍峨山脈包圍,四周生靈塗炭,地上只有枯乾的砂石和某種紅色的植物,就連導遊給我們指出的發電站和最高的架空鐵路段都無法蓋過其氣勢,我就想崑崙派真的不是說笑的。無名人等擅自闖入江湖之地,果然會被刀劍相向。不遠處山坡上三個白色大字:崑崙劍,給了遊人一個下馬威之餘也幽了一個充滿書香味的默,實在佩服。

離崑崙橋不遠有一崑崙神泉。相傳當年文成公主進藏時行至此地,送親和迎親的大隊人馬勞頓而又遇煙瘴,無水做飯,文成公主便將釋迦牟尼金像置於高臺,跪地祈求上蒼保祐。公主的誠心感動上天,有一洼清泉從金像下噴出,高有數丈,形如大海中涌出的寶塔蓮花,這就是崑崙神泉。

不欲跟人爭相喝泉水或者扮喝泉水拍照,我反而被旁邊的山澗吸引了目光。河裡的水乾了一半,滋長着各種紅橙黃青的植物,後上方有深淺不一的層層褐色山麓烘托,這種顏色不用LOMO拍下實在是暴殄天物,會遭報應的。到我終於回過頭來看泉水時,卻看到令人汗顏的一幕:我們的團友解手過後在神泉洗手,而另一邊廂一班剛到埗的內地遊客卻在泉的另一邊用膠水瓶盛泉水喝!站在遠處看着整個景觀的不諳中國文學的我,也不禁要吟兩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同胞……


玉珠峰下的最後午餐

 
  
 

玉珠峰是國家登山訓練基地,海拔6178米,距離格爾木140公里,是崑崙山脈東段最高峰,終年積雪,多冰川。

來到玉珠峰,已達海拔4000米以上,甫下車便已有些微暈眩之感。因為人數眾多,餐館花了一點時間才能為所有人準備午饍,在那之前大伙便站在玉珠峰的面前盡情按快門。但對我來說,只能以一個角度拍攝的雪山,四周又沒有可以用作陪襯的東西,其實不太好拍。或者我是不懂欣賞這種偉大的大自然的美吧。團友們和我離遠看火車慢慢駛進玉珠峰車站,過程竟然花了好幾分鐘。

因為有說在高原上不宜吃太飽,加上直到明天晚上應該也不會有個像樣的洗手間,我原本也不打算吃太多,誰知那個道地的羊肉鍋實在美味,多吃了兩口,之後便要後悔了……也就是從玉珠峰起,我的地獄之旅開始了。

後來跟團友們研究過,基本上一過了海拔4000米,便不是屬於人類的地方了。而最近聽說無線將會拍攝一個名為「勇闖玉珠峰」的節目,一班無線藝員將前往攀登玉珠峰,那就祝君好運了……


可可西里不是西西里
 
  
 

可可西里蒙語意為「青色的山梁」(一說為「美麗的少女」,以發音不同而異),藏語稱該地區為「阿欽公加」,是目前世界上原始生態環境保存最完美的地區之一,也是目前面積最大,海拔最高,野生動物資源最為豐富的自然保護區之一。可可西里氣候嚴酷,自然條件惡劣,人類無法長期居住,被譽為「世界第三極」、「生命的禁區」。然而正因為如此,给高原野生動物創造了得天獨厚的生存條件,成為野生動物的樂園。

我絕對認同以上說法,尤其是「生命的禁區」這一句……

一下了車,便知道大事不妙。頭暈手腳無力,想快快給那藏羚羊像和崑崙山口石碑拍幾張snapshot便算(還要是真的很snapshot的snapshot,因為連構圖的力量也沒有),誰知未行到石碑,一架內地團旅遊巴忽然出現,在我們的旅遊巴後不夠一尺的距離急剎,下一秒幾十內地同胞已團團圍住兩座石碑。面對真正的野人,文明人當然無法取勝,結果我只有離遠拍了一張,然後急急趕回車上,已經筋疲力竭。想起剛才崑崙神泉的事,頓感心涼。後來看相發現其中一石碑上寫着:崑崙山口,海拔4767米……

禍不單行,路況開始不好,坐在搖擺不定的車尾的我鬧暈車浪,苦不堪言。不過年輕貌美的單身少女獨自去旅行的好處就是去到哪兒都會有人照顧(笑)止嘔丸白花油保暖衣物穴道按摩無數問候……患難見真情,真是令人非常感動。而在我進入半死狀態之時,我的團友們卻不斷把可可西里說成了西西里,高山反應似乎也在他們身上產生作用了(笑)

這時師傅着大伙望向右邊-藏羚羊出現了!全車人興奮不已,相機錄像機甚麼的全部出動。為免嚇跑這難得一見的稀有動物,沒人下車,只是停下來隔着玻璃遙望。那些長鏡頭全出動了,反正我的相機是沒可能拍到那麼遠之外顏色又跟背景那麼相近的移動物體,就無謂白費氣力了。照片就借用團友的好了。

不幸的事接二連三,駛了一會旅遊巴又拋錨。是後面的輪胎破了,車子失去平衡,右邊身子挨了出公路外邊,幾件行李箱掉了出來。所有人下車拍照解手(規舉是男左女右),師傅和領隊忙着換輪胎。大家都不擔心趕不及天黑前到沱沱河,反而樂於在外邊多待一會。導遊小姐服務周到,還服侍大家在野外解手(觀察所得,在野外要遠比在洗手間乾淨)。還未走到大家解手的地方,我便吐了。然後又是一輪白花油按摩。難怪有團友的旅遊書上寫,在高原遇事,首先是塗白花油,之後才是求救……


生命源於也止於沱沱河

 

沱沱河是長江的源頭,出自海拔6621米的唐古拉山脈主峰各拉冬山上,滙合楚馬爾河便成通天河,流入四川、雲南後,是為金沙江,最後成為長江。

來到沱沱河大橋的時候,正值日落,夕陽映照在樹枝般分岔的水流上,本來是很美的一幕,可惜那時只剩下半車人還有生命的氣息……我垂死掙扎,整個旅程的最高點,海拔5000多米,結果都只能夠隔着車窗按了個快門,之後又是一輪昏死。 

去到晚饍的地方,發現原本還可以照料我的團友都倒下一半了。而說到住宿的地方,雖然由開頭說的六人一房變為三人一房變為最後的二人一房,情況仍然稱不上可觀。別說沒有熱水供洗澡,房間沒有暖氣(晚上的氣温降到零下幾度),十時後更停電,連電燈也沒有(本來也只是一個電燈泡而已)。雖然附送洋燭兩支,但斷估沒有人會笨到讓燭光和自己搶氧氣(不過高山反應真的會使人變笨,所以領隊也特意提醒我們不要點洋燭),所以也要用上手電筒。每個房間可以分得一壺熱水,但杯就髒得讓人寧可不用。洗臉盤也要先以垃圾袋包好才敢使用。也不敢去想牀舖的情況,各人自備被單睡袋羽絨自保,和衣劈頭便睡。可幸是我的護士同房依然精力充沛,不但替我打點一切,還東奔西跑照料其他不適的團友,是地獄裡的白衣天使(笑)

可幸的是還能睡得着一會。到了半夜,頭忽然劇痛,兩張大被又壓得連轉個身都有困難,完全無法入睡,只好摸黑摸了顆止痛藥吞了,然後一直實施着團友教的正壓呼吸法,讓自己多吸一點氧氣。在這痛苦的時刻,唯一可喜的是,這晚大概不會造夢了,因為現實就是一個切切實實的惡夢。想起一個中學時很受歡迎的Bible quote: “The spirit is willing, but the flesh is weak”;肉體能承受的固然有限,然一整天都不能分擔卻只能成為團友的負擔,不就証明了無法勝過肉體的自身意志的薄弱。當所有意志力都得用以跟大自然的力量抗衡,肉體和人性均受到考驗時,才會真正了解人類的渺小。

 


今天的路程:格爾木-沱沱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