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屋脊放下愛(第二話&#65

by suu4leaf

在世界屋脊放下愛
2007.09.15 – 2007.09.26
(第二話)

西藏自治區位於中國的西南邊疆,青藏高原的西南部,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被稱為「世界屋脊」。


LOMO LC-A/ Kodak Colorplus 200


第二話 疾走青藏公路

青藏公路起於青海省西寧市,止於西藏拉薩,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綫路最長的柏油公路,也是目前通往西藏里程最短、路况最好且最安全的公路。沿途景觀比較大氣磅礴,且豐富。可看到草原、鹽湖、戈壁、高山、荒漠等景觀。

我的中國歷史知識真是貧乏得可以。我竟然懂得講英王亨利八世和他六個王后的野史,但就不知道中學時中史唸過的吐蕃,就是現在的藏。相傳當年唐太宗的女兒文成公主嫁給吐蕃的松贊干布,就是由長安(現今西安)出發,穿越青藏高原,到達拉薩。近代政教合一的藏區政權所在的布達拉宫,就是當年松贊干布為迎娶文成公主而建的宫邸。也許對於我那些帶備專業相機長鏡頭腳架的團友來說,青藏公路的意義就在於其多樣多變的大自然景觀。然而對於只拿着一部輕型數碼相機和一部LOMO的我來說,人類在這片土地上留下的痕跡:路邊禁採的野花,路上偶爾出現的纒着哈達和經幡的瑪尼堆,一架孤獨行走的摩托車,呼籲環保或是限速的路牌,一兩隻走散了的牦牛,荒廢了的村落,連綿山脈間緊接着的電線桿……那些細微得目光只能盯着雪山山頂看的人都不屑一看的,卻建構了一個民族的歷史的東西,才是我最希望在這路上找到的。很多時候,真正能夠觸動人的心靈的,未必是氣勢磅礡的大自然力量,反而是一些渺小得令人心痛的存在。

以一顆微塵的姿態,拿着我的LOMO,在非常接近太陽的距離,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原公路上疾走。


2007.09.16
第二天:西寧-塔爾寺-日月山-青海湖-茶卡

女生起牀後的morning ritual總是比較麻煩,結果同房跟我差不多到了集合時間才怱怱趕到餐廳吃了個五分鐘的早餐。不過反正都是些不中不西的自助式早餐,我隨便吃了個饅頭幾條菜喝了口茶便算了。不吃蛋的人在這種時候總是要吃虧。


在塔爾寺初嚐酥油香

 

塔爾寺位於中國青海省西寧市西南25公里的湟中縣魯沙爾鎮。始建於明代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是藏傳佛教格魯派(黃教)六大寺院之一,是格魯派創始人宗喀巴的誕生地。

臨行前怱怱翻閱過一些資料,大概知道藏傳佛教主要分為四大主流派別,分別為格魯派(黃教)、薩迦派(花教)、寧瑪派(紅教)及噶舉派(白教)。那些古裝電視劇集中會出現的頭載黃色鷄冠帽的邪惡喇嘛(人家是佛家子弟來的說……)就是屬於黃教的。在佛教被引入吐蕃之前(又是松贊干布和文成公主的好事),當地人信奉的叫苯教(黑教),是一種自然崇拜的宗教。每一個文明都必然起始於自然崇拜,活在殘酷多變的高原環境的人種就更不用說了。藏傳佛教本質上跟南傳和北傳佛教無大分別,只是在傳入藏以後,或多或少因為該地風俗文化而演變成為具地方色彩之宗派,在表達上及儀式上有所不同。萬變不離其宗,這樣乾隆跟達賴喇嘛的佛學交流也就顯得很合理了。在這層面上,佛教徒也許是比基督教徒開明的(雖然我相信藏傳佛教史裡也有很多宗教政治,活佛轉世制度為其一)。

團友們似乎急於踏上天路之旅,對於參觀不能拍照的寺廟(其實是可以的,但是要付上幾百塊拍照,付上千塊拍錄像,還不如花幾十塊買人家專業攝影師拍的相集了)沒甚耐性,受不了酥油的味道,亦不能理解誠心地磕長頭(五體投地禮)的藏民。然而對我來說,旅途打一開始便讓我看到這麼多之前只道聽途說過的東西,實在讓我有點手足無措:五色的經幡、身披紅袍的僧侶、刻劃着六字真言的轉經筒、金造的佛像、白色的靈塔、雙頰被太陽曬得通紅的藏民、把衣衫都磿爛的磕長頭、添酥油獻哈達……怱怱一暼,沒來得及記在腦裡,便又被帶到寺外來。趕緊再請教導遊小姐那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呢喃着離去。

其實我是很喜歡看宗教建築的,因為宗教建築訴說了一個文化的歷史、民族信仰、建築美學,從內裡的宗教美術品又可看到該民族的審美觀和民間傳說。不過最重要的還是,宗教建築得是活的,仍然實施着其宗教上的角色,而不是一個供遊客買票入場拍照的主題公園。記得那年在羅馬為了看Bernini的Beata Ludovica Albertoni,專程跑了去位置有點偏僻的San Francesco a Ripa,剛巧遇着彌撒途中。安靜地坐在最後排的橫櫈上,聽着我不明白的意大利禱文,我在那個稱不上華麗的教堂內,初次感受到一種神聖。


日月山上的男孩和小羊

 

這次是真正踏上公路之旅了。窗外的景色由市區換轉成草原和山脈,前方公路的盡頭連接着天空,那便是天路的意思了。旅遊巴徐徐上山,路況很好,我們於海拔2000和3000米之間徘徊,依然精神飽滿,毫無高山反應跡象。來到日月山,領隊提點我們多披件外衣行動減慢,不過最重要的是不要隨便拍動物,因為動物的主人會索錢。當時不以為意,後來發現全西藏的景點都有這種收費提供動物拍照的東西,有些還會故意讓你拍到然後跟你要錢的無賴行為。不過如果一隻牦牛讓人拍照一天比起耕作一天或者變作牦牛肉乾更能賺錢,那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吧。

關於日月山的傳說,相傳當時文成公主進藏時,唐太宗送她一面能夠窺見故鄉的寶鏡,以解她異地思鄉之情。文成公主來到日月山之址,回頭望不見長安城,四周一片荒涼,不禁觸景傷情,逐拿出寶鏡,想不到寶鏡掉到地上,斷成兩半,便成了日山和月山。後人在兩個山頭分別建造了兩個亭紀念文成公主入藏,是為日亭和月亭。

香港沒有山(是有Hill,但就沒有Mountain),所以有點被日月山上的風涼水冷嚇到,果然高處不勝寒。拾級而上,也有少許呼吸困難之感,立即放慢速度,旅程第二天便要被遣返豈不笑壞人。一路懶理拖着牦牛山羊在旁邊打轉呢喃的藏民,直到爬到亭外,見到一個抱着黑白兩色的小羊男孩,才停了下來。男孩看上去大約十歲,臉上掛着單純的笑容,叫我們「抱一個吧!」起初大家都怕他會要錢,後來我覺得不對,便摸了摸羊,男孩很開心,說:「牠很乖吧!」我問他:「牠多大了?」「一個多月了!」「有名字嗎?」「牠叫白點!牠真的很乖,摸摸牠嘛!」一個團友問他:「那你多大了?」男孩顯得有點靦腆,笑說:「我十五了!」眾人驚訝,心想是否高原伙食營養不足,還是這個人種都偏矮?我問男孩:「可以拍一個照嗎?」男孩很高興,立刻把小羊抱得高高的。臨走前,我跟男孩和他的白點合照了,當然沒有收錢。想他一定是跟父親來幹活的,難得有遠方來的旅客跟他談談話。想來我問了小羊的名字卻沒有問男孩的名字,真是有點那個……如果有名字的話,現在便可以托導遊小姐把照片帶給他了。現在我只可以叫他做日月山上的男孩了。

一段小插曲:在回去旅遊巴前,我被地上一些鮮艷的紫藍色小花吸引了,於是蹲了下來看。一個藏民看見了,便向我走過來。我以為他又要向我推銷甚麼動物了,誰知他只是想告訴我花的名字(不過我可恨的忘記了),還有打趣的說「路邊野花不要採」。幸好經他一提,否則我就胡裡胡塗的在嚴禁殺生的藏區犯下彌天大罪了(後來聽西藏的導遊說殺生的人死了是不得天葬的,而是放在袋子裡拋進河裡就算了的)。


被青海湖打敗了

 

隨後我們趕往青海湖作藏民家訪,午饍和觀光。青海湖是中國最大的內流湖,也是中國最大的鹹水湖。只是我們錯過了油菜花的季節,否則青藍的湖邊一片黃,又會謀殺我們不少菲林/記憶卡容量。

前往青海湖途中領隊問我們可要吃烤全羊,每人多付幾十塊錢,當然沒有異議。到埗後又每人一條哈達,還有藏族少女身穿傳統服飾獻青稞酒歡迎客人。我們根據導遊小姐的指示以手指沾酒灑向天地三次,代表尊敬和恭奉。忽然風雲變色,草草結束了極其敷衍的藏民家訪(只喝了一點酥油茶和吃了一口糌粑),立即躲在一頂帳篷內用午饍。午饍不錯,出乎意料的很多蔬菜和瓜類,胡椒調味暖了身子,烤全羊不酥還帶香料香。吃着藏族少女捧着酒來邊敬酒邊唱歌,嚐了一口,刺激得原本呆滯的都頓時清醒了。趁坐着給我的LOMO換了底片,有團友見狀逐代表柯達菲林多謝我(笑)。我應該是團裡唯一一個帶菲林機的人,我想連藏民都要鄙視我了(笑)。

飯後天色轉晴,大家歡天喜地,誰知轉眼間又烏雲密佈,乘小艇到另一岸玩四驅車摩托車,看不到甚麼湖光山色,反而濕了一身(因為要澗水而行團友們甚至濕了腳,我笨重的Dr Martens反而起了防水的作用)又害頭痛。結果提早結束行程,驅車直往茶卡。在車上,師傅一聲令下,因晚上氣温驟降,所有人不得洗澡,當然沒人敢遺旨。這下總算是見識了高原上天氣的無常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