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屋脊放下愛(第三話&#65

by suu4leaf

在世界屋脊放下愛
2007.09.15 – 2007.09.26
(第三話)

西藏自治區位於中國的西南邊疆,青藏高原的西南部,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被稱為「世界屋脊」。


LOMO LC-A/ Fujicolor Superia 400


第三話 旅行的意義

這幾個月來,自覺是一副行屍走肉。對一切只感到無力。所謂的意志,對責任的執着,對豐盛生活的熱愛,全都化為烏有。工作沒有了衝勁,壘球不去練,連電影也沒心情看。每天看着電子郵箱手提電話發呆,收到電郵電話短訊又只有令心情更加煩燥,惡性循環。人只要一靜止下來,眼淚便條件反射的落下。電車上巴士上辦公室裡自己的牀上如是。難得取得一秒平靜,下一秒腦裡又浮現各種聲音提醒我各種煩惱,遣責我的逃避現實我的輕易釋懷。然後又要造夢,潛意識裡的魔鬼纒擾不休,醒來反而更累。總之是不知所謂。悲痛的,擾人的,不快的情緒,開始總是令人我見猶憐,然而持續得太久,就連當事人都會覺得無法忍受。過了份的不幸只會是Melodrama,不會是Tragedy。失控了。這個地方。這個自己。我已經受不了。

耳邊傳來陳綺貞的歌。歌名叫旅行的意義。

我不相信一年去幾次東京曼谷購物吃喝玩樂的那種旅遊。旅遊在我來說是一個旅程,一個透過自我放逐而認識世界,認識生命,認識自己的機會。很多人問我跟誰去旅行。我說我一個人。他們擺出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正如他們不相信可以一個人看電影一樣。因為意義不同。對他們來說,看電影去旅行的意義在於有人作伴。而對我來說,看電影的意義在電影本身。旅行的意義如是。也許這樣想的人只能是孤獨的,不過也只有這樣想的人,才懂得跟自己獨處,才懂得發現自己。

於是我決定離開,走得越遠越好,好讓我遺失自己,然後再次發現自己。


2007.09.17
第三天:茶卡-茶卡鹽湖-柴達木盤地-格爾木

師傅的話果然不錯,若昨晚使用了賓館的淋浴設施,這天毫無疑問便要打道回府。昨晚晚饍時,團友們提起著名的高山反應藥物紅景天,原來除了同房和我,所有人都有備而來(未出發先服藥!),更爭相分了幾顆那些奇異的紅色膠囊給我們。因為之後一路會越上越高,明天更會到達全個旅程的最高點-沱沱河,實在要吃一點「打底」。我本來就是不相信吃藥的人,感冒都不會看醫生的,對高原反應的對策只是讓身體自然適應。但當我發現同枱的團友有三分一是醫護人員時,搞得我也變得緊張起來,他們的話還是寧可信其有吧!至少,吃多了紅景天不會有副作用,但是不吃而出事的話,累己累人,就是自己的責任了。


皇帝御用的茶卡鹽湖


早飯後我們到達茶卡鹽湖。青藏高原從前是海洋的一部分,經過長期的地殼運動,這塊地面抬起變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高原,結果海水留在了一些低窪地帶形成了許多鹽湖和池塘,茶卡鹽湖就是其中一個。相傳乾隆的御饍都是用茶卡的鹽,有一次茶卡的鹽用光了,換了另一種鹽,乾隆就問怎麼那鹽的味道不同了,逐下令以後都只吃茶卡的鹽。

那是一個很美的風景,眼前是一望無際的汪洋,只是那一片不是水,而是灰白色的鹽,在陽光映照之下,加上連綿不絕的電纜(我最喜歡電纜了,真的奇怪的愛好,我的同房反而一直咒罵那些電纜阻擋了風景),向湖中心進發的採鹽用的路軌,承受着鹽份生存着的植物……一種很蒼茫的顏色,灰啡的調子。可恨我的LOMO不知發生甚麼事了,在鹽湖拍的東西全沒了,害我還一直期待着用Agfa CT拍的鹽湖會有甚麼效果。難道LOMO也會有高山反應。

離開的時候,導遊小姐說要跟我們玩問答遊戲,不論答對還是答錯了,每人都奬一顆茶卡的鹽結晶,逗得大家很高興。幾顆鹽巴落在我的手心,我趁機嚐了一下皇帝都指定要吃的鹽,只覺很鹹。

一段小插曲:有一條問題問變臉是源自哪裡的,大部份人都說是川劇,可是導遊小姐說是京劇。大家疑惑不已,但也作罷。誰知在香日德午饍後,再上路時,導遊小姐跟我們說自己搞錯了,答案是川劇。原來剛才在我們吃飯的時候,我們的師傅就在跟導遊小姐爭論這個問題的答案,說導遊小姐的資料來源錯了,導遊小姐就說書上都是那樣寫的呀云云。我們的導遊小姐和師傅都很可愛,大家越來越喜歡他們了(笑)


沙塵滾滾的柴達木盤地

    

公路兩旁不知何時變成了一片黃土。在到達格爾木之前都不會有景點了,而為了防止高山反應導遊領隊都不建議我們睡覺。這對於喜歡在車上睡的我真是一個折磿。師傅的駕駛技術超捧,現時為止都未有人感到不適,很多人就看看書甚麼的。我知道之後幾天的旅程都會是這樣的。除了午饍的時候,一整天車子就在公路上默默的行走,間中停下來讓人拍拍照解解手。如果是以前的我,或者會很享受這樣靜靜的看着窗外的風景,讓思想隨意遊走。但這時的我卻感到不安。一旦靜下來,腦裡會有聲音。旅程第三天了,但連續兩晚都造夢。我的眼淚又自顧自的滑下來。我可以推說是因為高原的空氣很乾。

忽然,旅遊巴停下來了。我跟着大伙下車,心想這片荒漠有甚麼東西會讓人停留,誰知原來有一群駱駝!想不到高原上也會有駱駝(首先已沒想到高原上會有沙漠,我想是原本的草原沙漠化了)。團友們跑去追拍那種生物,我沒心機跑,落在後面,回頭一看,一個巨大的太陽正在不遠的上空,下方是我們那輛孤獨的旅遊巴。駱駝見人跑了,我多希望牠們可以帶着這個我走,消失於無人的荒漠裡。


地獄前的格爾木天堂

格爾木位於青海省中部的一座新工業城市,旅遊名勝不多,但經青藏公路進出拉薩,是必然的中轉站。之前一晚在茶卡,大家因為對高山症的恐懼,乖乖聽從師傅的話沒有洗澡,現在導遊小姐說格爾木的住宿條件不錯,我們可以盡情洗了。而且還附加說,格爾木是天堂,之後的就是地獄了,弄得大家人心惶惶。晚飯後同房和我就到藥房買了紅景天,回酒店的時候,路經一些卡啦OK酒廊舞吧甚麼的,一些頭髪染金的高原人站在門口。都八時多了,鄰近的中學才剛下課,滿街都是穿運動服的青少年男女。光怪陸離。睡前還要看了一套爆爛的舊瓊瑤劇,當劇中人哭叫得死去活來時,同房和我也笑得死去活來。原來這便是天堂。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