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屋脊放下愛(第一話&#65

by suu4leaf

   在世界屋脊放下愛
2007.09.15-2007.09.26
(第一話)

西藏自治區位於中國的西南邊疆,青藏高原的西南部,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被稱為「世界屋脊」。



第一話 楔子

大概我真的是有點太過有勇無謀。如果當年我知道上Hall莊有多辛苦,可能我就不敢上了。又如果當年我知道出書有這麼多不為人知的困難和風險,很多甚至到了現在都還未完全解決的,可能我就不敢做了。如果我知道青藏公路是甚麼一回事,可能我就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跑去報團了。不過,這麼多的經驗都告訴我,很多時候,無知也是一種福氣。至少我不會因為對於未知的恐懼而對以上各種事情卻步,白白錯失很多人因此而錯失的美好事物。

事情的源起是這樣的。這幾個月工作上一直很閒,閒得想裝忙都裝不來,閒得大概連老闆都看不過眼,叫我不如放假罷。之後我便一直苦惱那十二日假怎麼用好。恰巧在一個堂友的婚宴上跟郭醫生談起,得知她報了團,九月會去十天西藏,問我可有興趣一同去。一直對中國沒甚好感,多年來只有小學時期去過一次深圳的紀錄,遊歐洲的經驗比自己國家更多。但是西藏!一個政治上屬於中國,文化上卻完全自成一角的傳奇國度。一個我只聽說過達賴喇嘛這四個字,連地理位置也不太清楚的,完全陌生的文明。加上青藏鐵路剛通車一年,暫無不良紀錄,實在該趁列車未變殘舊前乘坐一次。結果因為各種原因我沒有跟上郭醫生,反而自己參加了一個由現代中國旅行社辦的青藏高原(青藏公路+青藏鐵路)十二天四飛直航團。

現在想來,說我是有勇無謀已經是抬舉了自己了。基本上我只是看到一個「藏」字,和可以一次過經歷公路和鐵路(普遍的旅行社的安排都只會是以鐵路來回或者直飛拉薩),我連入藏有幾多種路線、青藏線路經甚麼地方都不知道,便跑去報團了。收拾行裝的時候,不但沒有準備任何高山反應藥物,連衣物都不是建議的羽絨Gortex爬山鞋,而只帶了當年遊走歐洲的外衣、破洞的牛記和Dr Martens。記得我那時說歐碧甚麼都不準備便跑去西藏太魯莽,原來我自己也不遑多讓(笑)我對西藏的認知太少了,出發前我只有時間看了一本Seven Years in Tibet,裡面講的是二戰時期的西藏,雖然作為一部傳記着實精彩,也令我認識多一點藏族文化,但就對準備這個行程沒甚麼實際作用。不過,起碼有點我是知道的,就是跟旅行團應該不會危險得哪裡去……的吧。

於是,我決定了。放下一切,出走青藏高原。把所有的紛亂、無法擺脫的心魔,流放於遠方山上純淨的國度。


2007.09.15
第一天:香港-西安-西寧


這天基本上是用以航行。由香港出發往西安,於西安機場晚饍,再轉飛往西寧。團裡共二十四名團友,算是多了,領隊說通常都只是十多人的。後來聽說這可能是今年最後一團西藏團了。同枱的七個團友,感覺温文友善。我被分派與其中一個女生同房,她跟朋友兩姐妹同來,是看上去已感到很和善的人。沒想到之後的旅程還要勞煩她照顧,現在回想,真的很不好意思。

西安的機場略小,但新穎乾淨,老實說是有點出乎意料。正在想為何連職員都親切有禮,同枱的團友們便揭盅:原來每一個職員的枱頭都有一個服務態度評分器!難怪乎!其實我真的對內地的同胞存有一定的偏見,而我不排除在我內心一角,或許是希望可以藉這趟旅程消除這個偏見的吧。

到達西寧,當地的導遊小姐和師傅來迎接,每人送一條哈達。哈達是一條白色的絲巾,白色對於藏民來說代表純潔,在重要的時刻作為禮物或奉獻,大概像夏威夷人會送花圈那樣。那之後一路上我們還會收到多條哈達,可惜不保暖,否則就既有紀念價值又實用了。

到達酒店已經接近午夜,我們稍作收拾便立刻鑽進被窩,因為翌天一早,我們便要踏上遙遙青藏公路的入藏旅程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