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展

by suu4leaf

畫中的女孩正以駭人的大眼睛直視着她,教她毛管直豎。她回過頭去,想跟誰說,這畫有一種令人不安的美。她的身旁沒一個人。她的話來到嘴邊,被逼嚥回下去。甚麼時候開始,看畫不再是沉默的活動?以前她在英國留學,跟同學們去那些世界頂級的美術館,她總是仔細的看,順從的讓自己被美所感動,而她的同學們卻只當觀光一個旅遊點,忙着拍照買明信片。之後她學聰明了,去美術館總是自己去。遇到他之前,藝術總是孤獨的,沉默的活動。她曾經以為藝術應該是這樣子的。遇到他之前,她都不知道,有一個能夠分享美的人要遠比孤芳自賞快樂。遇到他之後,她發現自己可以樂此不疲的一直談藝術的話題,彷彿這世界上除了藝術沒有一個話題是值得談論的。兒時看過的畫,喜歡的畫家,無法明白的畫派,各間美術館的分別,藝術的政治……她把多年來藏在心中的話如盤托出。那些很珍貴的東西,她一直視之為只屬於自己的東西,首次公開讓人參觀。藝術成了屬於他們二人的美術館。她以為對於所有鍾愛藝術的人來說,一個能夠跟自己一起分享藝術的人因為難尋,所以一定會是最重要的人。她以為是這樣的。但是她錯了。當她發現原來自己在對方心目中並不如自己想像般重要,他輕易放棄她,教她毛管直豎。她回過頭去,不敢再跟他說甚麼。如果只能分享發現美的歡樂,而不能分擔她的憂傷,又有甚麼意義。既然他只要分享與她一起的快樂,而棄她孤獨的悲傷不顧,那她也不願再和他分享任何美麗的東西了。男女之間又何來無私的不計較的愛。這教她毛管直豎。她回過頭去,不想再說一句話。畫展的期限到了,美術館的門再次關上。

(撰於無意路經閻飛畫展當晚)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