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髪

by suu4leaf

他發現每一次她來的時候,總是一臉倦容。她一臉孤疑。有這樣的事嗎?只不過有一次是真的帶着病去他那兒吧。說着她垂下了眼。她一向都不多話,是一個不用花費太多唇舌應酬的客人。今天好像多話了一點,但很快都還是靜了下來。他不介意她的沉默。也許平日上班已經要跟很多人說話,終於可以抽空去剪個髪忙裡偷閒一下,難道還要應酬髪型師。他沒有甚麼所謂。反正髪型師的工作就是剪髪,說話只是額外的東西,有時沒話找話說比沉默更突兀。可她總是對自己的髪型有一套想法。她不太懂說,他總是能夠理解,或者自以為理解。他想她應該不喜歡沉悶的東西。他看她的衣裝,看她來的時間,看她的神情,猜度她心目中想要的是甚麼。她從沒有說過他剪得好或者是剪到了她心目中的髪型,但每兩個月她都會回來找他剪頭髪。每次她都有不同的想法,他就用辦法去猜。那便是髪型師的工作吧。把內裡的東西找出來,在外面呈現。難得她今天好像比以往稍為多話了一點,打算多說兩句,誰知他的剪刀一踫到她的髪尖,她又回復到以往的沉默。然她的沉默並不是一般的沉默。她的眼臉垂下來,像一扇門輕輕掩上了。他再也看不到內裡。他只好專注外面的工作。她不是害羞,他感到只要她願意,她可以一直說下去。但是她的眼垂了下來。她總是一臉倦容。即使他逗她笑,那笑容也帶着倦意。忽然,兩顆淚從那閉上的眼簾滑下了她的臉頰。他呆了。但他的手沒有停下來,反而更急躁的在卡嚓卡嚓的剪下去。剪下去。剪下去。卡嚓卡嚓卡嚓。彷彿自己也嚇到了,她的左手從圍裙下伸了出來,草草的揩了揩臉上的水珠。他怎麼可能沒看見,他就站在離她不夠一尺的距離,撥弄着她眼上的亂髪。面前一面大鏡。鏡中的又是鏡。可她的眼閉上了,看不見這雙眼睛。眼臉的背後,倦意並不是倦意。他所看不見的東西。卡嚓卡嚓卡嚓卡嚓。他是一個髪型師。他的工作就是剪髪,其餘的只是額外的東西。他看得見的東西。灑落一地。真是動聽的聲音。他笑說。她眼睛張開,一臉孤疑,臉上的水痕清晰可見。頭髪落在地上的聲音呀。他說,看着鏡中的她。鏡中的她抬起了眼,回他一個帶着倦意的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