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by suu4leaf

她總是替人拍照的那一個。當其他人專注的在玩的時候,她總是唯一一個看到他們的美態的人。不發一聲的,她拿起相機,讓自己稍稍脫離面前的情況,把他們本身並不自覺的美態偷偷拍下來。不能讓他們發現,因為他們一是躲開,一是面對鏡頭打V字手勢,那美態便消失了。於是她總是不作一聲,靜靜的在一旁觀察着,等待那些時機的出現。她知道他們也喜歡她為他們拍的照片。那是毫無技巧可言的,因為她對攝影一竅不通。她只是知道,當人失去了對自身的自覺,就在那一瞬。好趁青春留倩影,她覺得每個人都應該留有他們青春的證據。然而為了見證他人的青春,她自己就得退到青春光影的背後陰暗處。有時她會忽發奇想,誰在甚麼情況下拍一張怎樣的照片,不過更多的時候她會想到她自己,因為她總是替人拍照的那一個,但就從來沒有人為她拍照。她嘗試自拍,在鏡前端詳自己,但她知道她永遠也不會看到別人眼中的自己究竟是甚麼樣子。她常聽人說自己多漂亮多具氣質,但就從沒有人拍下來給她看過。年少的時候她想跟髪型師交往,因為那樣就有人替自己弄頭髪。現在她想跟攝影師交往也好,那她便會知道,自己在愛人眼裡是甚麼樣子,自己曾經有多美,如何被愛人仰慕的眼光注視着。

他說,照片拍得不錯。她笑,是的,我是所有人的御用攝影師,所以你不會在照片中看到我。他說,那我們倆一起去旅行,到時我便是妳的御用攝影師。她笑。這個約定不能當真。也許他們真的可以一起去些甚麼地方。歐洲的小鎮。世界的盡頭。他曾經告訴她那個叫作Land’s End的地方。不過那地方要駕車才去得到,而她又不懂駕駛。她以為他會駕車帶她去,但在那之前他就把他那漂亮的古董車給撞了,從此只能跟她一樣乘倫敦市內的地下鐵。但她知道即使他的車仍健在,他都不會帶她去。也許他真的能為她拍很多很好的照片。在他眼中的她大概也是美的吧。但她知道那個約定不能當真。他告訴她他的女朋友跟他一起去英國的郊區,他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駕着車,他的女朋友一直在吐。那一定是很痛苦的旅行。他的女朋友因為舟車勞頓水土不服弄至臉無血色,但在他的眼裡應該仍然很美的吧。他也會為那樣的她拍照嗎?

她曾經以為他會帶她去世界的盡頭。當她站在那海岸邊,強悍的海風拍打着她的臉,她的頭髪在飛揚。他會拿起相機,在她遙望世界另一頭的另一個世界,思念某一個人某一個地方的時候,為着青春的逐漸消磨而憂傷的時候。如果她能想像那樣的自己,他也能看得見嗎?他們喜歡的東西都很相似。初相識的時候,她發現他們都喜歡捷克畫家Alphonse Mucha。她說,將來我們一起去布拉格看Mucha。他表現得很興奮。但她應該知道那約定不能當真。她不用別人拍下自己,也能感到自己的笑意,自己泛紅的臉頰。大概在他眼中,那刻的她也有那麼一點的美吧。他說他的女朋友不喜歡看文藝片不喜歡美術館不喜歡任何他們倆都喜歡的東西。她想,即使如此,你還是只能喜歡她。他從陳列架上拿起一副名師設計的太陽鏡,替她戴上。他說,我想妳喜歡這個。她笑了。他總是知道她喜歡甚麼,就像她總是知道他喜歡甚麼一樣。他喜歡他的女朋友,他帶她去泰國,去台灣,那些吃喝玩樂的旅遊。這樣不對,她想。應該是去布拉格看Mucha,去世界的盡頭看那一片無盡的藍。我們倆。他會為她拍照,她也會為他拍照。好趁青春留倩影啊。

她躲在太陽鏡的鏡片後面,像躲在相機的鏡頭後面,讓自己稍稍脫離面前的情況。她看着他失去對自己的自覺,他的舉手投足成了一張張照片,在她心中存檔。又有誰會用那種充滿愛意的目光注視自己,為她的青春留下最美的倩影?他跟他的女朋友去了曼谷,那種吃喝玩樂的,連拍照也可以忘掉的旅行。她自己一個人帶着相機,去了布拉格。她去不到世界的盡頭,因為沒有人帶她去。她一直在拍照,但照片裡見不到一個她。因為她一直都躲在鏡頭之後,因為一直只有她注視着別人的美,卻沒有人關心她的美她的氣質她的青春她的愛正在慢慢流逝。





Brighton, June 2005
Photo by Jackso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