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21

by suu4leaf

對她來說,人出生就是一個人的來到這個世界,所以生日也只會一個人過。

她數數手指,啊,原來那兩組數字各自相加起來,都是21。這算是甚麼巧合。巧合的應該是無論是哪一天,她都是自己過。即使是約定了,或是心裡一早祈許着,結果都只會是一樣的一個人。這又算是甚麼巧合。

她決定不去想這兩天他不在自己身邊會跟誰在一起,因為她不能老是在工作時崩潰,雖然已經試過很多次。她伏在案頭,把頭深深埋在自己的臂彎裡。眼淚浸濕了她的衣袖。同事們以為她又鬧偏頭痛,或者被過冷的空調冷病,問她有沒有吃藥要不要把冷氣風口封起來。沒有力氣解釋,也用不着。她也許真的病了。心裡的病。

她覺得不論在情義上還是禮貌上都是應該講一聲生日快樂。於是她這樣做了,不過只是在MSN上。她感到自己不能跟他直接對話,那樣她會崩潰。又或者其實她不會,但如果打了電話過去卻發現二人都冷靜得出奇,那豈不太悲哀。她總是只可以在文字上表達真正的自己。她怨恨自己的懦弱。所以她只能寫。一直寫一直寫,寫完了六萬字,才發現事情根本沒完沒了。因為所有事都仍在心裡活躍着。今天死了,明天又再復生。每一天都是他們的生日。每一天每一天。這樣子太笨,這種思念太廉價,她受不了。

她說了生日快樂。就那四個字。別的她不敢說。不知從何時起他們已經只能戰戰兢兢的跟對方說話。那很累人,所以當天她決定不再等。但是說了不等可其實還是在等着。她發現最累人的是她自己。他說了多謝。就那樣。或者在電話說都是一樣。她又為甚麼會期望有別的事情發生?即使約定了,結果都只會是一個人的。人出生就是一個人的來到這個世界,所以生日也只會一個人過。可是那兩組數字各自相加起來,都是21。這又算是甚麼巧合。

然後他說,你也要快樂。她的手放在鍵盤上,那話像一把匕首,穿過了液晶顯示屏,貫穿了心臟。事到如今她怎麼能說沒有了誰不能快樂的話?如何再追討他答應過給自己的快樂?他會說為甚麼現在要跟他說那種話,最初不是她自己決定不要再來往的,他不明白她。她會再一次被彼此間的距離嚇到。她擦了擦浮在眼角的淚。然後她回道,我在努力。即使約定了,結果都只會是一個人的。這又算是甚麼約定。

那兩組數字各自相加起來,都是21。即使是約定了,或是心裡一早祈許着,結果都只會是一樣的一個人。又或者從來就只有她自己一個在期許。因為人出生就是一個人的來到這個世界,所以生日也只會一個人過。無論是她的生日還是他的生日。這算是甚麼約定。這又算是甚麼巧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