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empest

by suu4leaf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Miranda – The Tempest (1916)
Oil on canvas
Private Collection




八號風球把我從無聊的office中解救出來。

The Tempest – 暴風雨。
莎士比亞的劇中常出現的場境情節。
除了以之為名的The Tempest之外,
著名的當然要數King Lear的曠野上的狂風暴雨,
The Merchant of Venice中令Antonio失勢的海難,
Twelfth Night開場的兩兄妹失散落難於奇異國度,
The Winter’s Tale的海難和命運巧妙的安排……
暴風雨並不只是天氣的無常,
命運的弄人,
它也是人物內心的寫照。

人說The Tempest是關於寛恕的故事。
十二年的怨恨,一場暴風雨過後一筆勾銷。
然在我來說The Tempest是一個更加複雜的故事。
Prospero儲心積累十二年的復仇大計,
魔幻島上迷樣的歷史,
Caliban的來歷和他跟Prospero的曖昧關係,
Prospero的Dark Magic……
很多莎劇學者早已接受了Prospero這個角色並不正派的說法。
尤其Prospero在Act 4 scene 1那一段突如其來的自白,
更加顯露出他跟所有莎劇大人物一樣,
是一個被自己黑暗面折磿的憂鬱英雄。
The Tempest除了是生命中的風浪,
也是我們內心的種種黑暗的慾望和情感。

人常拿那個Prospero對比莎士比亞, 
並視Prospero最後的幾段台辭為劇作家告別劇場的告別演說。
你可以說這麼想的人都犯了biographical fallacy/intentional fallacy,
但這無可否認的是一個很浪漫的想法呢。

最後,Prospero請各位觀眾們送上温和的海風,
助言歸於好的眾人一路平安航行回Naples。
一個多麼美妙的劇終。
而我想一直板着臉施行復仇魔法的Prospero,
在那棄掉魔法的一刻應該也找回了平和的微笑吧。

海闊天空也會風雲變色,狂風暴雨亦會轉危為安。
那是戲劇,也是人生。

願我內心的暴風雨也早日離去,得以重見天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