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静と情熱のあいだ

by suu4leaf

 忽然間,很想念我的翠冷翠。

兩年前的六月尾,我在佛羅倫斯。我永遠也忘不了她的美。比起時尚的米蘭和偉大的羅馬,我更為沉靜的佛羅倫斯着迷。佛羅倫斯,像電影《冷靜與熱情之間》裡面所說,是一個屬於過去的地方。她的存在,是為了保留和歌頌已逝去的過去。

這電影上映時,雖然喜歡竹野內豐,但就不喜歡陳慧琳,也有一種感覺這是一套悶片子,所以一直都沒有去看。後來母親在家看有線在播,我在旁行過,看見了很熟悉的場景,訝異的問:「這是在佛羅倫斯拍的嗎?」母親說:「是呀,這個很有趣的,說竹野內豐是在那兒做那些甚麼舊畫復修的--」「甚麼!」

在英國那一年,一直四出遊走各大美術博物館,並開始對博物館管理,尤其是文物復修,起了很大興趣,甚至認真考慮過去研究那一科目然後當復修士。最後當然是打消了念頭,但每次去到一些美術館或博物館,看到一些供展覧的復修工程,我總是隔着玻璃看着那些專心一致地對着幾百年歷史的畫作進行復修的復修員們看得目不轉睛。我想,能把生命浪費在保存藝術之上,真是太幸福的事情了。我想,喜歡佛羅倫斯的人,喜歡文物復修的人,都是喜歡從逝去了的東西尋找失落了的美的。

心血來潮,跑去買來了電影的VCD,一口氣看了。佛羅倫斯的部份不多,但也夠我一解「鄉愁」了。而且電影比想像中還好,還哭了一點。一個十年的約定也許是老土了一點。冷靜和熱情之間的十年的空白,和等待。十年對我來說,是太長了。即使要我說回歸十週年的感想,我也不知要從哪兒想起--十年前,我才中三啊。

如果不喜歡,就不要讓人等。如果喜歡,就更加不要讓人等。再漂亮的畫,再好的技術,放得太久也會變得無法復修。感情也是一樣吧。

IMG_0396
佛羅倫斯,攝於兩年前的六月
一個天氣太好,而城內又鬧罷工的日子。


IMG_4481
工作中的復修士,攝於兩年前的四月;
地點是Antwerp,主角是Memli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