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Fans心態

by suu4leaf

是的,很難想像嗎?
我的心態的確很小Fans的。
還要是很窩囊的那種(笑)。

中七的時候,通識教育科要做研究集作;
我懶醒地選做日本文化對香港年輕人的影響(當時才剛剛出現「哈日」(英譯:”Japanization”)這個詞);
在某公開場合遇到鄭家輝(還有人記得「是日本人鄭家輝」嗎?),
我原本想邀請他做一個訪問,
但走到他面前舌頭卻打了結,都不知自己胡言亂語了甚麼來;
連同行的朋友也不禁說:嘩你真係好緊張喎……
結果當然是沒有做成訪問了。

大學的時候,也因為認真的視大仙們為偶像,
而不敢太接近她們;
但到自己成為大仙的時候,看見那些遠遠看着的細仙們,
才發現原來自己對大仙的仰慕是多麼的可笑又可愛。

上庄時,本來有一個機會跟師姐兼大仙陳方安生談上兩句,
但又是因為自己的小Fans心態,平白讓機會流失了。

又試過在一公開場合遇到Soler,我拿上CD讓他們簽名,
但我竟然緊張得一句話也說不出,
反而是Dino主動跟我說了一句話;
而結果是我興奮得整整一星期睡不了……

那時為了書的事跟大仙張婉婷聯絡,也有那麼一點不知所措;
幸好大仙一點架子也沒有,甚至顯得比我還熱心;
這也令我對偶像的觀感有一點點的改變。

鄧堂友常常提醒我偶像也不過是人(我想作為一個校園偶像,她是唯一一個在我身上起不了作用的(笑));
如果抱着一個小Fans心態對待偶像,那你便永遠只是一個Fans;
你要把偶像當成是朋友,才能接近他們。
她的這個道理我明白,但明白和真正實踐又是兩回事吧!

如果說鄧堂友是鋒芒畢露的那種,那我便是實幹型的吧;
即是如果我和鄧堂友一同做一件事,
到最後大部份人都會看見站在前線的她而忽略了幕後的我。
所以我是習慣了在暗黑的背地裡默默耕耘的。
對於能輕易吸引他人豔羨目光的偶像,
我是羨慕而不渴求的;
因為我知道自己的位置,也因為我是這種小Fans心態吧!

所以當我決定寫書的時候,我腦海中浮現的,
並不是書出版以後的種種,
而是書出版以前實際要做的種種。
到書出版了,我才開始覺察到世界有了些微的轉變:
有人把「作家」之名冠於我頭上(真是十萬個不好意思);
有人以我看偶像的眼神看我;
有人用認真的嚴肅的尊敬的言詞給我來信……
當然這些例子不多,但畢竟也在我自覺與平日無異的生活中發生了。
這個感覺,着實奇妙。
在調整心態的同時,也對偶像有了一點新的體會:
其實偶像,也不過是用心做自己工作的人吧。

然而,我發現我體內的小Fans因子還在潛伏着!

之前收到朋友替我拿的王貽興的簽名,
我的臉紅心跳竟回來了!

另外,剛才我的手機來電顯示出現”DJ Tommy”這個名字,
就令我的心臟忽然加速跳動……(其實昨天打給他時已經要深呼吸才敢按撥號……)

真是窩囊!
這小Fans心態,快點消失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