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要的傷痛

by suu4leaf

間接地得知,何東壘球隊在星期五的準決賽中,敗了給St. John’s。

老實說,真的吃了一個驚。上星期還和歐碧聊起,要不要回去看比賽,我們還一致認為「到了Champ. Fight才回去看吧」。

結果,以為必勝的變成敗了,Champ. Fight也變了Third Fight。

不能接受,也包括之前我們Hotungnians隊曾在聯賽中跟這隊St. John’s對賽,感覺並不是特別難打的隊伍,那次我們也勝了。雖說我們大仙隊經驗較多,但也不認為我們的細仙會敗給他們。

不能接受,因為我們總覺得何東壘球隊只會打Champ. Fight,不管結果是第一還是第二,都一定會在Champ. Fight,為彼此的臉和髪上畫上黃色油彩。

就像三年前,何東壘球隊在準決賽敗了給偉倫,也是同樣的不能接受。我在《91a》上寫的,形容當刻的感受,是:「Third Fight,一個多麼不堪入耳的名字!」

但是,我們都忘了,何東壘球隊,都是在這些傷痛中,年復年的存活下來的。以前,還是非住宿時期的何東,我們的壘球隊,是一支連Pool也出不了的隊伍。只有隊中的精神,從來沒有變過。大仙們說,雖然那時候的何東壘球隊出不了Pool,但從來沒有一間Hall敢取笑我們,因為我們對球隊付出的,何東壘球隊的團結和堅持,所有人都看得見。

在何東搬到新大樓的第一年,我們出了Pool,進入了Champ. Fight。之後幾年,何東壘球隊一直被認為是舍際女子壘球數一數二的強隊,拿着進入Champ. Fight的免費入場券。但其實,失敗的傷痛經歷從來沒有離開何東壘球隊,是何東壘球隊精神很重要的一部份;也可以說,正因為有傷痛有飲恨,才造就了何東壘球隊從不減少的一年又一年圓夢的決心。

沒有東西是必然的;而當我們一時忘記了以往的困難而以為勝利是必然時,失望的傷痛就能再次為我們燃起圓夢的決心。

如果有一天,失望再也帶不來傷痛時,何東壘球隊便不再是何東壘球隊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