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都是Marketing

by suu4leaf

或者我一早不應唸文學,而應唸市場學。鬼咩,那時根本沒有老師或課本會歌頌市場學;甚至我是到了大學選科才大概知道有這麼一門學科。更用不着說,那時根本沒有老師或課本會告訴你沙士比亞其實是一個很懂市場推廣的商人;若生於十六世紀的他不懂向當時得令的權貴推銷自己的作品,又或者沒有十八世紀末的羅漫蒂克詩人吹捧他的劇作,根本沒有英國大文豪這回事。

真諷刺。

今天是H&M的正式開幕。全城熱話。其實還不是Marketing:本地各大小雜誌封面特集巴士車身巴士站地鐵站電車車身大型商業大樓外牆全中環所有見得到的地方,都是一個個身穿H&M 的 M by Madonna系列的天后大頭全身照。就像流行曲:越聽得多便越覺順耳;無處不在的H&M還不成為了神?今天出版跟我說,他知道是哪家PR做的Marketing,花了很多錢呀。

老實說,我並沒有特別大的興趣。那時在倫敦,也會跟朋友逛那間位於Oxford Circus的H&M。在那條街上,H&M算是最便宜的了。但在倫敦一年(雖然其間也有到過其他地方,但無論我是去到平靜的Glasgow,還是時裝聖地Milan,還是不能避免碰上H&M;沒想到回到香港,還是追殺到來了)我並沒有在H&M買過很多東西,都只是些小飾物(飾物倒真的不錯,又平宜又多款,須知那兒是沒有平宜的珠耳繩買的,即使在Portobello Road也不會有女人街價錢的東西;我就在H&M買了一大抽假珍珠鍊,很墜手的啊!)或是些一磅九九的諸如化妝袋的玩意。但是衣服呢,就是遠看很不錯,近看卻是很粗糙的。所以說歐洲的平民牌子,我還是覺得Topshop比較好。無論是型象還是質素也比H&M好,也比較接近英倫的street fashion style(那時的我也有點驚訝他們的街頭型人,竟然不像美國而反是跟日本的很像;甚麼vintage呀mix-and-match呀layering呀,每次去Carnaby Street和Brick Lane都看得我心花怒放)。試過在X’mas Sale時在Topshop搶了一千零一件西裝外套,因為是Topshop Luxury的line,所以質素很好,看上去很貴,每次穿都引來很多讚賞和豔羨目光,但半價後其實只不過花了三十五磅。另外,Urban Outfitters也是我愛逛的地方,除了一些designer label,還有很多很美的vintage,不過沒有減價的話也不捨得買,倒是倫敦的冬天太冷,我沒有夠暖的大褸,在那兒看上了一件黑色的,很貴,捱冷等了兩個月等減價才買了,然後跟着我去過下雪的荷蘭陰冷的比利時和春和日麗的北愛爾蘭,現在也和我一起捱公司的凍冷氣。果然大褸這東西,一件好的便很足夠了。

那次鄧小姐回港,穿了一件H&M外套,我和Venus望着呆久,直至鄧小姐感到很不自然,我們才說哦我地係度諗緊你係H&M買衫者。那時鄧小姐的表情我還記得。用不着感到不好意思啊!H&M在香港是大大大牌子了,多得本地的Marketing人才呢。下次妳回來記得要穿全身的H&M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