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的年初二

by suu4leaf

年初二。延續昨日的思潮,再拾起丟下一時的劇本,再接再勵。我告訴自己,我真的很想寫,我一定要寫出來,我的二零零七年不能沒有作為。但是才搞了一會,我的腦又閉塞了。我絶不能讓自己陷入流於俗套的危機中,然而現在卻正往那方向前進。我要再想。但只剩明天一天假期了,還要有壘球隊的聚會。或許,在晚上的煙花匯演後,見過久違的友人,會茅塞頓開,我只好這樣想。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西門先生是當年在倫敦時的朋友,多得他不時帶我出去玩,讓我這自閉兒不至在倫敦的灰色中抑鬱而死。西門先生也許是我認識的(雖然我的男生朋友真的不算多)男生中最潔癖最愛美最可親最沒有殺傷力的了。出門時想起他的六呎一身高,便穿了鞋跟高一點的靴出去,但結果為甚麼仍是只及他的肩膊?喂你又高了嗎?我不可置信的抬頭問。這個年紀,不可能再高吧!幸好只是走路的時候不搭調,坐下傾談倒還可以。回到家我才發現,為甚麼認識了這些年我們竟可一張合照都沒有?唉,難得今晚我們也頗合襯的(都是穿黑白色和戴粗框眼鏡)。只好待下一次了--或者到時我會帶着男友乘甘泉去倫敦,或者你會帶着新女友/未婚妻/太太回來香港,Who knows? 又或者到了那時候我們都還沒有對象,那你也可以考慮一下我,至多我買對高一點的高跟鞋好了,老實說你是真的不錯的,是可以用來炫耀的男友人選(還男女通吃,真不是說笑的),哈哈…… PS 記得幫我做間碟呀。

下雨的年初二,結果還不錯。家裡的桃花開得正盛哩。第三天假期,就這樣完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