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曲

by suu4leaf

我不太喜歡流行曲。那也許跟小時候除了卡通片時段便沒有電視看有點關係。但我聽到好聽的流行曲,還是會分辨出來。只是不會着迷,不會因而去買唱片抄歌詞唱K看演唱會就是了。近年發現流行曲的歌詞有催情作用,也會引用一下,但不會濫用,因為雖然多愁善感,但也不屬於濫情,而且太多人用便變俗氣,也不喜歡。近年也發現了流行曲另一個作用:又是被濫用了的集體回憶之說。一首《某年仲夏》令我嗅到中學時期仲夏夜的營火晚會的氣味;《彭小姐》和那對九七回歸的莫名傷感;《友共情》又令我想起當年終於到了白色校裙剛好合身,燙頭髪又不怕被人說發姣因為所有人都開始愛美的年紀,當所有人都叫我咩咩或者瑪莉小綿羊(包括中文老師),好像很團結互助互愛(只限戲弄老師時),畢業時的交換記念册要寫滿滿幾頁,最後一頁一定加一首《友共情》歌詞然後用公仔膠紙封起的年代;《熱血青年》讓我回想起初到港大報到的激動和鮮橙色的頭髪;《The Best is Yet to Come》和那段多愁善感的年月;《露絲瑪莉》就是大家都感到終於見到一個比較有性格而且有意思的女歌手,開始不再穿裙子而穿西裝外套和爛牛記,和常常被人問及瑪莉走了去邊度的那個夾Band的Year 2時光;還有很多……尤其是在英國時每天都聽着的《Monica》令我每次再聽身體就感覺到倫敦的冬天那種灰暗和濕冷。不能避免的,原來流行曲也標誌了我的存在。

今天不太快樂。看得見的將來也不太快樂。所以只要低頭工作,不要四處張望。所以要回到回憶中的以前,換個風景。這些風景中,也有流行樂韻。不再討厭,但覺懷念。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