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在等一個偶然

by suu4leaf

今天我這個自閉兒童忽然變得旺場-中午跟歐碧Gigi和Fi午饍,少有地熱鬧的一個飯局;Gigi的contract完了,以後就少一個吃午飯的伴了。說起很怕會幹起一些自己從來沒想過要幹的事,但的而且確,我們又有誰不是已經走上這條路?我喜歡這樣聚在一起吃飯。不用想那麼多,想見的時候,大家自然就在彼此伸手可及之處,其實這樣也很好。另外歐碧起了一個很好的比喻,對比女生揀男友和揀衣服,真的很準確,遲些也要寫一寫。

中午,在我困在辦公室椅上像一個阿婆般又凍又周身骨痛之時,久未露面的梓打了通電話來,說有空不如見過面。嘩,Madam,依家兩點幾咋喎,點都等到五點半我放工喇。結果因為梓的苦苦黐纏我一夠鐘便飛奔離去了。才星期一便這樣,唉。不過難得Madam有空。結果我們踱步到銅鑼灣,在星巴克坐着閒談。兩個人馬座,一個很有靈性,一個只有名字有個靈字,走在一起卻異常舒服。我把手放在梓的手心,然後我們合上眼。

在一條馬路上,電車軌劃過它的中心。我站在馬路中央,沒辦法向前走。一張紙條落在地上,我腑身撿了起來。我打開紙條,上面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其中兩個字是:如果。我看了紙條,微微笑了。我把紙條摺起來放進口袋,然後往前走。天知道我正往哪裡去。

張開眼睛,再合上。

在一間咖啡館中,我獨自坐在一旁等待着。秋天來了,我仍坐在同一個地方等待着。我在等甚麼?你在等一個不會來的東西。你在等一個偶然。

八時,約了出版和009和咳神。梓也留下來聽。然後梓的朋友又加入,變成很熱鬧的一晚。慢慢的,原本很累的身體不再累了。梓不停說我的朋友很有趣。我心想其實你更有趣吧,會塔羅占卜自命Bi-sexual的懲教Madam。其實都不過物以類聚。跟大隊去吃一個晚飯(其實沒有胃口吃,現在肚子倒很餓了)。然後「很浪漫的」坐沒幾個人的電車回家。洗個澡,寫一寫xanga,便得睡了。明天在辦公室,有新的東西要做,有新的書要看。每天都是新的,只想要一個新的心情。

今天,身邊很多人。

但我仍在等一個偶然。




PS 只是方便阿梓,姑且再在這兒放一次:
http://hk.myblog.yahoo.com/lifejam-009
http://hk.myblog.yahoo.com/y-drawing
(我要收廣告費了,都說我的xanga讀者不少的嘛,哈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