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救贖

by suu4leaf

經過昨晚跟009的討論,我覺得我或許選錯了題。又或者我選對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很想寫,但寫不出。我記得自己對Bell說過,創作就是藝術家出賣自身的一個活動。原來,要面對自己,展示自己,再造自己,是那麼難的事。我記得自己寫《91a》的時候,哭過一次又一次。面對自己是一件痛苦的事。透過寫《91a》我獲得了救贖。我想,或許沒有人能把我從一直籠罩着我的憂鬱拯救出來了。剛剛父親在紏正母親憂鬱和抑鬱的分別。他說憂鬱是二十至三十歲的年輕人的專利。我的憂鬱剛好從二十歲開始。但會不會在三十歲前完結,我不知道。我可以做的,就只有依靠自己,挖自己瘡疤以達至自我救贖吧。怎麼能奢望其他人令自己快樂呢。就是有一些人,只能獨自面對自己的問題的。聽上去很孤獨嗎?對啊,憂鬱的人都是孤獨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