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我一個人

by suu4leaf

剛在MSN跟009解說了很久有關出版的東西,他去睡了,我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沒有MSN來言的閃號,很累很累了,左眼又來發痛,但仍要打這一篇xanga,忽然,覺得周遭很靜,內心很悲哀。

今天下午本應去練波,但是因為有幾個電話要打的關係,遅了一點出門,然後趕緊跳上巴士,以為可以趕及,但是由維園開始一直塞車直至過了紅磡才緩和下來,遲了差不多一小時才到,坐到人都呆滯了。難得魔鬼教練沒有罰我跑圈(沒有罰,但仍是有跑了三圈),但是今天完全不在狀態,完全接受不了。練到一半便不想練的感覺,自我厭惡的感覺。

然後,原本打算回家換件衣服再回何東,但結果跟Gigi去了旺角吃飯。那間在朗豪坊的Simply Thai貴得來不好吃,Gigi給它6分,我給7分,但我想我不會再去了,所以其實應該是6分,沒有7那麼多。

Gigi跟我說了她的看法。但是對不起,我還是不能接受那說法。難道我們會不明白大家已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但是我們不是因為你們不出席活動而生氣。如果你收到一個SMS會覺得不想立刻回覆,之後甚至忘記回覆,並且是不止一次而是連續好幾次的話,那個人在你心中佔了甚麼位置,再明顯不過吧。即使是交情再淺的朋友,都不會這樣對待吧。根本已連朋友都談不上,誰也沒資格要求對方甚麼,也沒理由為對方的薄情生氣吧。Gigi叫我不要生氣了,但她根本不明白,我們不是生氣,是心淡。兩者,無論本質還是背後原因,都是很不同的。其實,不明白我們為何不高興,不關心我們為何不高興,是不是已說明了甚麼?

回到何東,坐下來就是跟Karen研究財政狀況,虛驚一場,幾乎又見證一場吵架場面,又一精神虐待。然後又鬧一個美雪失蹤事件,又一嚇(雖然通常我會主觀的認為是當事人的過失,但這次是真的擔心了,因為是美雪嘛,哈哈)。終於搞定條數,美雪又平安到步了,那我才再跟SM拿過最新的rundown,再寫尾場的加長版旁白。腦袋一片空白,腰又痛,眼又痛,又想洗澡。終於寫了一段,發現已是十二時半,立刻就跑,趕尾班巴士回家。

巴士上,我坐在下層尾段左邊對坐的位置上,之後一個女生和一個男生上車,女生想坐在右邊的對坐的位置上,巴士一個急轉,她整個人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我的腳邊,背壓在我的腳上。我一邊伸手扶一邊問女生有事沒,但她竟然完全不理我,只顧讓男生扶到位子上!又一個令人啼笑皆非的狀況。

回到家,立刻洗了個澡,打開電腦,才想起答應了前Senior Tutor Pansy做校對!饒了我吧……想明天補習前花一小時KO了,現在先來快快打一篇xanga,便立刻去睡了-這時009的MSN message來了,立刻就已被自資出版的認真對話佔據了……

此刻我只想要兩樣東西:一個完全關心疼我的人;睡眠,很多很好的睡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