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suu4leaf

跟Perpet看電影回來,看到常見地煩燥的母親和少見地煩燥的父親坐在沙發上嘀咕着。知道原委後,連我也光火了,毫不客氣的李老板起來。為甚麼世上就是有一些老奉自己的人呢?而那些人偏偏又是不能對之動怒的親密關係人仕。但正因為親密,卻又可以如此不體貼如此不講理如此欺人太甚,才更不能接受吧!我跟父母說:你們不會跟他們反面,下次讓我來吧!反正我跟他們反面,沒有損失,可能還賺了!這也是我長大後,初次覺得自己在這班長輩面前也是一個懂得道理的成人吧!

對不起,最近真的很燥。或者真的需要一個戀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