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再回頭

by suu4leaf

之前為了讓新書發佈會的通告置頂,所以沒有寫新的東西(有夠奇怪的理由),但其實這個星期依然精釆,很多東西也值得記一記。

 

Homer’s Illiad

還是脫離不了西方經典文學。現正在看HomerThe Illiad。想起中七的時候,空堂都在圖書館預科生專用的位置做通識的剪報功課過(那時是每日的例行工事,總之有多少剪多少,不用細看,要交貨時就全部貼上本子裡就可以了,一於以多服眾,老師還會覺得你很用心的在做),那時身後的書架上,有兩本相信沒有借出紀錄的舊裝硬皮書:HomerThe IlliadThe Odyssey。試過拿了The Odyssey來看了沒兩行,便又放回上去。但是心裡當然知道,這兩本書總有一天是一定要看的,怎麼說也是西方文學的開山始祖,讀西方文學的又怎可沒有拜讀過呢。說了這麼多,還不是因為現在商務的Penguin Classics買二送一(還買了DostoyevskyCrime and PunishmentConradThe Heart of Darkness,三本才$160,真的太抵買了,還想再買多幾本放上書架現現呢)。

 

電話粥

心情不住起伏的一週,還不都是自招的。好不容易等到佳人歸港,半夜躲在房裡跟歐碧煲了幾個小時電話粥,手電都叫沒電了。想起入宿Cheer內的「我地會煮糖水又會煲粥」,但其實所有好友都已經住在同一棟Hall,又哪會煲電話粥呢。中學時,雖然喜歡用N個三人會議搭上搭講電話(最高紀錄是六人?都不記得了),但總是被家人監視嘮叨的,說不得暢快。現在電話粥又好像是一個奢侈品,即使是歐碧和我這種空餘時間高於平均的,都不是經常負擔到。於是難得歐碧jet lag睡不着有精神聽我盡訴心中情,所以便說了很多平時放在心裡不說的命題了。結果是二人好像頓悟了甚麼,準備以新態度重新出發。想來也覺可笑,也許我們就是如此相似,連遇着的難題也一樣,因為能明白彼此並給予彼此支持,所以才會成為好友的吧。很喜歡她那句「都估到你有D野架喇!等到咁遅先入正題!」──即使是漫無目的的電話粥,也要有點鋪排的吧。

 

紅鞋子

跟歐碧逛旺角。其實真的不想花錢,最少在找到工作前不要。但是又很明確地感到對於一雙黑皮鞋的慾望。不是隨便一雙黑鞋,一定要是柒皮的,二至三吋高船踭甚至是少少platform,腳腂扣帶的那種(我總是對想要的東西有一個很確實的概念,但又不是事前見過,結果是要刻意四處找)。這鞋子要來配One-piece,今季復古One-piece會很流行的樣子,我有幾條One-piece一直等着鞋子配。結果走呀走的,卻在一間可愛的店子裡看到那心目中的鞋子,不過是紅色的。試穿一下,很好看很舒服(高跟鞋穿得舒服是很重要的),而且是日本貨(日本鞋比較小巧,手工也精緻,比日本衣服更令我心動)!考慮了一會,結果還是中了紅鞋咒,要折回去把鞋子帶回家。先不要說今季流行紅色,紅鞋本身就有一種魔力,女孩子總是要有一雙紅鞋子的。小時候,會喜歡紅色一字帶的娃娃鞋,然後上身穿紅色的天鵝絨洋裝;大一點了,又覺得紅色太豔,鞋子一定不會有紅的。現在總算是一個會為外表花盡思量的女生了(像歐碧zorpia上說的,女為悅己者容吧!),懂得女生穿甚麼好看有怎樣的效果,也領略到一雙紅鞋的魔力。有人問為何女生都那麼為漂亮的鞋子着迷呢?我也不知道那是為甚麼(可以用Freudian impulse解說掉算嗎?反正人們都喜歡把不明白的東西賴在Freud身上),我只知道我買這雙紅鞋子不是因為流行,而是因為那個童話。童話中一個女孩穿上了負了魔咒的紅鞋後一直跳舞停不下來,結果她只得請一個樵夫把她的雙腳砍下來,才把魔咒解除了。這也是其中一個我印象比較深刻的童話。我總是喜歡一些可怕奇情的童話,老是希望可以在自己的生命中加添一點那樣的氣氛,不過要四肢健全就是了。(也有一點想要藍色的薔薇……果然還是喜歡浮誇的東西。)

 

Youtube & JRock

說起藍色薔薇,不知為何,最近忽然興起,想看Penicillin陳年的Butterfly PV。也許是之前談漫畫時提起過,所以想起了那曾讓我如斯心醉的PV。預科那兩年,放課回家的第一項家課是看有線YMC台(這個台早沒有了),追日本樂壇最新消息之外,最喜歡的是看那些美到不行的PV,尤其是JRock的特別喜歡看。那時就是看了PenicillinButterfly,首先當然是被Hakuei的美貌殺死了(是的,我是喜歡美型的,不過香港沒有這種男生),然後是被整個PV的意境懾住了。那個世界為何可以那麼美呢?一個不存在的美麗世界,跟刻板的現實世界形成了強烈對比,那也是JRock受年輕人歡迎的原因吧。總之,當時因為沒有存檔的方法,只能每天坐在電視前看。而現在有youtube這個世紀偉大發明,真的幫了大忙,以前因為丟掉電腦而失掉了的L’Arc-en-Ciel(曾是狂熱份子,牀下還有一大箱雜誌甚麼的在聽候發落)的片可以找回之餘,也可以看回很多舊的JRock PV,包括PenicillinButterfly,連我苦苦找了幾年的CLOVER的短片也找到(理論上是沒有作公開發售,只是某動畫劇場版的同場加映,翻版也沒有,但卻可以在youtube找到!)!真的不可思議,無比感動……於是我就在youtube的守護下,盡情的懷舊起來了。

 

見工週

今個星期是為見工週。見了三份工,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想工作,但又很清楚感到自己不想無所事事。有時會想找個有錢人嫁了算了。真是危險的想法啊。我又不是不喜歡工作,只不過不想做不喜歡的事罷。說起上來,以前是抗拒見工的,現在卻明顯地從容了,是practice makes perfect,還是自信多了呢。

 

補習天王

笑話一則。誤打誤撞的,跑了去應徵補習天王的教學助理也不知,結果在面試時當然是啞了。首先那些上班時間一時至十時,週末要上班,我不但要放棄週末的壘球聯賽,晚上的油畫班也上不了,更會完全失去社交生活。再者那些上堂派筆記,編輯教材的工作,真的有夠無聊的。但更重要的是,我完全不認同這種求學只是求分數,學習是要快靚正,知識是一項交易,完全違反學術精神的(所謂)教學概念。還是當成是一個笑話,一笑置之算了。但後來那邊打來約我再次面試,這次還要是親自見補習天王本人!笑話鬧大了,雖然有點想見這個港大英文系的師兄(雖然不認為英文系會以他為榮,即使他可能很賺錢),但最後都是推掉了沒有去。之後在巴士廣告見到他的大頭照,還是覺得整件事很好笑。我沒錢,但都有一點原則的。

 

是外國人喜歡的類型

之前去中大英文系見工,那位Professor似乎很喜歡我,打了兩次電話來,說”almost tempted to give you this position”,但又覺得那不是最適合我的工作,反過來介紹另一份更有趣更有意思的工作給我。結果我前後見了這位澳洲教授,一位美國先生和一位澳洲女士,共三次的面試,終於很幸運的很到一個offer了(雖然暫時只是口頭上的)!除了那位美國先生的意思比較難猜之外,另外兩位卻是毫不掩飾的表示對我的好感。外國人,一是很嚴厲,一是很親切的吧。跟他們工作的話,要學習不要被他們的態度影響。不過這也令我想起曾有一個在英國住過一段日子的朋友說過,我是外國人喜歡的類型。的確也有對我很親切的外國人,但也有很嚴厲的……其實也不過人夾人緣吧。總之我已幾乎是落實會跟這三位外國前輩辦事了,真的放下心頭大石。之後也要努力(尤其是美國英語和國語方面)!

 

新書發佈會

今天剛完了。遲些再仔細說今天發生的事。新的生活要開始了。

 

椎名蘋果

一點題外話。今天發佈會後,一個記者跟我說我很像一個日本藝人,叫我猜。我完全沒有頭緒,雖然常被說像日本人,但就沒有說是像哪個日本人的。然後她說是椎名林檎,我那才想起,的確好像曾經有人這麼說過啊。只是我並不覺得自己像她,所以沒有放在心上。到底是哪裡像呢?真的莫明奇妙。因為對我來說,椎名林檎是有種特別的氣質,但如果她在我身旁走過,我未必會認出她。會是因為長得像,所以才對她的樣子沒有概念嗎?真的不得而知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