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suu4leaf

  追尋一個失落了的文明,一個長眠於叢林中的夢

柬甫寨吳哥2006.08.25-29



(五)

東方的蒙羅麗莎






我們回到吳哥窟的西邊入口,隨便在路旁的檔子吃過午飯,便再跳上車子出發往吳哥城。吳哥城在吳哥窟以北只是大概十分鐘的車程,一條自古留存下來的大道連接住兩個古城,離遠我們就看見那幾乎是吳哥第二標誌的四面佛城門頂。吳哥城建於十三世紀初,是吳哥皇朝盛勢最後一位君主Jayavarman VII龐大的建築計劃的其中之一。Phneng着我們下車,給我們介紹通往南城門路上兩旁的神祇和惡魔:神祇在左邊,惡魔在右邊(跟西方思想剛好相反),各在五十四座,據聞是因為當時的吳哥皇朝共有五十四個省份,而神祇和惡魔們又拉着Naga,相信是來自乳海傳說中神和魔拉扯環繞着神山的Naga攪拌乳海的一幕。這邊的石雕算完整了,Phneng說,在其他城門的石雕大多已被不法盜寶者砍掉了頭拿去賣了。穿過城門,我們再跳上車子,又一條直路把我們帶到吳哥窟後必到的巴戎寺(Bayon)。

 

巴戎寺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她的每一個塔頂都有一個微笑的四面佛,大力宣傳了新任君主的宗教信仰之外,亦有說每一個笑臉都代表一個地方,因而微笑中也略帶不同;一些温柔,一些嚴肅,一些歡樂,一些沉默。除此之外,巴戎寺的結構跟吳哥窟是一樣的金字塔式,只是規模較小,而且因為較為粗製濫造,雖然在吳哥窟之後一世紀才建造,損壞程度卻比吳哥窟嚴重。從外面看過去,巴戎寺就像一堆亂石堆,除了一些柱和牆壁留了下來,天花都塌下了。可幸的是第一層長廊的浮雕比吳哥窟的明顯進步了,不但題材不再環繞傳說而記錄了當時在吳哥皇朝發生的事件,包括大事如跟Champa(位於現今越南的民族,現已失去王國,散居於越南柬甫寨等地)的戰事,日常逸事如農民鬥鷄取樂,婦人產子等的情境,為這個半點文字記錄也沒留下來的文化留下了重要的歷史記錄。另外這些浮雕的雕工亦明顯比吳哥窟的進步,不但雕得比較深,層次亦較多,畫面的結構亦更複雜而有趣,像一整幅年事記,但又包含着各個小故事。比較活潑的畫面有高棉人跟Champs的水上戰事,一些士兵失足掉到水中,就被鱷魚吃了,難怪有在吳哥窟城牆外的護城河裡有鱷魚之說。看士兵們的衣着也有趣:高棉人穿得少,耳朵長長的竟有點像佛祖,而Champs就頭戴像荷花的頭盔,之後還有盤高 的僑居在高棉的中國人-據說當時兩地常有派使節交流,交情不淺,而我們很多對吳哥的認識都來自當時一個中國使節的見聞錄。

 

我們爬上最頂層,為了看著名的高棉的微笑。來到這一層,立刻被很多巨大的微笑石像包圍。這些臉完全跟西方的美的標準大相逕庭,但這些東方的蒙羅麗莎,卻是那麼富有靈性,連散落四周的各國遊客也不禁在偉大的微笑臉容注視下安靜下來了。最初我對這許多個頭的感覺就像是見到有假眼睛的昆蟲,就是用很多塊臉很多雙眼睛環視監察國土內外的感覺,無論走到哪兒都有非人的視線注視着的感覺,叫人冷汗直冒的。但如今這許多個人頭,卻又成了許多個女神,用祥和耐心的微笑守護着這個地方。Phneng帶我們走進一個塔內,一個窗户剛好對着一個微笑中的像。我把她拍了下來,東方的蒙羅麗莎在一個石造的畫框裡。

 

我們離開了巴戎寺,徒步走了幾個周邊的建築,去到Elephant Terrace時,天色不對,下起雷雨來了!熱帶雨林的暹粒的雨季,一到傍晚就是這種雷雨。說時遲那時快,Sypha已駕着車過來救駕,我們跳上車,着他們帶我們到市內,在市集看了一會,買了一點東西,在一間叫Red Piano的外資餐廳吃了舒適的一頓飯,在Temple Club看着傳統高棉舞蹈喝了一杯清清的吳哥啤酒,再乘篤篤回酒店,便完結了我們在吳哥的第一天行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