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宗教狂熱

by suu4leaf

幾天前跟Bell談過一些有關宗教的問題(很明顯是由The Da Vinci Code引起的)。之前好像也有跟Allen說過有神論無神論的話題,他問我可信耶穌在水上行?我說聖經對我來說是一部文學作品。是的,面對中小學的天主教教義十三年薰淘、不時遇到的常想導我入正途的傳教者……好像對我都起不了作用。因為我知道,比起信仰,我更渴求智慧。別跟我說因為耶穌愛我們,所以祂為我們犧牲吧。小時候我已經會問,如果耶穌被釘十字架是神的計劃,那為甚麼猶大會是罪人?他是註定要背叛耶穌的啊。為甚麼神會偏愛Abel而不愛Cain?巴比倫塔的故事是甚麼意思?聖經裡根本沒說是因為巴比倫人犯了七宗罪的驕傲,那麼,是誰說的?歷史上那麼多本不同的聖經,哪個才真的The Word of God?誰人以甚麼準則動機編輯聖經?人常道十七世紀編著的King James Bible是最優美的英文本聖經,但又有多少人知道King James Bible的出現,主要是為了要跟市面很多其他來自歐陸教派的聖經抗衡,是非常政治的動機?我不是The Da Vinci Code的粉絲,但我知道文字是人寫的,文字是人解讀的。所以文藝復興的Humanists堅持懂得Rhetorics的人,就能控制所有,是一個非常前衞的思想。如果他們留意到聖經也是人編著的,歷史就會改寫。

最近,忽然想看點有關的東西。去年在英國心癢癢的買了The Dead Sea Scrolls英釋本,沒有碰過,最近才拿來看了個序,已覺overwhelmed。特別想看所謂Mary Magdelene的福音,和神要Abraham奉獻Isaac的另外的原因。之後看了Howard Pyle的The Story of King Arthur and His Knights,沒有Holy Grail的故事,反而覺得他的Victorian-respectable-Christian角色有點悶人。然後看很久之前買了的Hieronymous Bosch的書,看看學者如何解說Bosch那些像是由潛意識跑出來的奇異生物景象。誰知看着看着可能有密教背境彷彿迷戀地獄畸怪戀物變態妄想的奇幻畫家竟成了虔誠天主教徒的很沒趣很保守的分析。現在看上去奇怪的東西在十五世紀的西歐一點也不奇怪,因為他們是愛用Allegory的文族。於是又想起去讀聖經-不信歸不信,聖經無可置疑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文學著作之一。中小學時只是讀新約,但其實舊約也有很多有趣的東西。現在在看Genesis,還是對那世界觀有點疑問-Adam和Eve應是世上第一對人類,但Cain卻說:”Anyone who finds me will kill me.” (Genesis 4:14);即是除了他們還有別的人類?而的確,舊約的世界看起來比一般所說的存在的久。還有是天使之說,聖經只間中提及神的使者,而墮落天使的傳說就來自猶太教。猶太教和天主教,其實不能完全分割,緃使如今雙兩方如何楚河漢界。

說到天使,一時興起從書架中拿出陳年舊漫畫《天使禁獵區》來看。以褻瀆及狂莽來說,由貴香織里的天界狂想曲可算是比The Da Vinci Code有過之而無不及了……神睡著了,理不了地球上的人類步向自我毁滅;天使們爭權奪利;地獄惡鬼要向腐敗的天使宣戰;就如神當初偏愛Abel,祂也偏愛一些天使;最喜歡是Lucifer不是為了驕傲而墮落,而是為了一個對神的承諾;他不醜,反而很型。儘管很異想天開,但以一個很戲劇很感性很狂莽的方法,它卻解答了一些在聖經找不到答案的疑問,而那些天使的造型又唯美又有格(雖然我依然覺得由貴的畫功不行),不用太認真對待,也看得蠻高興。我竟然一邊看聖經,一邊看這胡鬧的漫畫,真是不知所謂吧。

 

十六世紀的撒旦和二十世紀的撒旦;十六世紀的Lucifer和二十世紀的Lucifer。真的差太遠了吧。或許一個唯美主義者如我,是寧願走旁門左道去相信由貴那些非常人性的天使也不信正統的天使無性之說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