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suu4leaf

最終我還是回去壘球隊勁過波。年半沒打壘球,雖然throw 了幾下波後也開始throw 順了,但始終是太久沒練了,反應慢了,人也怕波,不但沒有拿bat ,連field 波也不敢field 三short 位。我知道,我是不能再打壘球了,儘管今晚throw 波的狀態有多好,也回復不了那心境。

打了不知幾個inning ,照例所有freshmen 都上過batting box 後,便出發去吃勁過飯。以前幫襯的聖羅蘭已不在,去了一間叫張仔記的。我們真是何東史上最窮的大仙,只能吃最平宜的,找數時每人才那十元…… 大仙請吃飯的傳統就此失傳。

再跟Ally 去找Sophie ,便回家去。只是跑了幾步,便累了…… 體能回到四年前剛入隊的狀態。

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何東壘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