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suu4leaf

昨日頭痛了一天,今天卻非常集中。一邊趕稿,以為今晚拿給歐碧幫我打,誰知…… 她竟把我們的約會忘得一乾二淨!豈有此理!

電視播了<NANA> 演員到港-我要看<NANA> 呀……. 嗚嗚…… 我可是很早就留意矢澤老師了(早至香港還都是盜版漫畫的年代)!<NANA>的前輩楠本Maki 的<KissXXXX>我也有看(日文版的,香港都沒有)!松田龍平演<御法度>時我就有看了!太可恨了!現在才來追捧的人!

昨晚看了一個港台特集,講西九計劃的模仿對像,西班牙的Bilbao。看着Guggenheim 的館長講述建館的意念與實踐,一時間令原本有點心灰意冷的我再燃起鬥心-除了出版,也許另一樣令我嚮往的事就是博物館管理吧。由去年我踏進Tate Britain 起,我就愛上了博物館了。愛那空間,愛那氣氛。愛那不拒人千里,伸手可及的藝術,愛那亳不造作,絶不吝嗇的文化。那是樂園的代名詞。只是,香港這個文化沙漠要建樂園,還是癡人說夢了一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