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suu4leaf

終於回到香港了
不能相信之前我人還在倫敦,乘倫敦的地鐵
還是,那不過是南柯一夢?

… like this insubstantial pageant,
Leave not a rack behind.

臨行前,只覺心有戚戚然;郤又未至離愁別緒
只是,對於揮一揮衣袖,帶不走一片雲彩的覺悟,倒是有一點
想起那天和Zaleha 由電影院歸家途中看到的夕陽
下機一,只覺香港天空灰暗得令人黯然


事隔一天,家裡忙著搬家混亂非常,陳年老電腦又不聽話,累我無法做任何事,連被tag 了也不知道,但似乎這星期內也是無法把之轉下去了

原來,無法用互聯網與人接觸,是一件如斯可怕的事

但起碼,明晚,我便可以見到大家
Ho Tung Night -四年前的升仙之夜,我們滿身汗水的跑過勁過橋,顫抖的手接過酒杯,歌聲過後,一飲而盡
四年後的升仙之夜,意義未變
各位何東人,大家還好嗎?

Advertisements